排球

吞天狂尊 第一百九十五章 暗器大比拼

2020-01-16 19:56: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吞天狂尊 第一百九十五章 暗器大比拼

水灵村之夜,月光如水。

村长黄长庚之家,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宴。

黄长庚,也是景玉兰的舅舅。

“林公子,你救了我外甥女,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老夫以这一杯薄酒,表达感激之意!”

黄长庚端起满满一碗水酒,恭恭敬敬举到林佑面前。

“老人家盛情款待,小生也是荣幸之至!”

林佑也端起面前的水酒,一饮而尽。

看到林佑大口喝酒,大口吃菜,一旁的景玉兰,也是心中满足。

“话说,林公子,那两位五帝宗的帝师大人……真的没事?”黄长庚放下酒碗,望着门外,有些忐忑不安的问道。

林佑摆手大笑:“没事没事!他们不来,是看不起我们,既然看不起,一万个理由,他们也是不会来的!”

此时的村头,仁帝,义帝,嚼着干巴巴的辟谷丹,望着村长家灯火通明,酒肉飘香,心中简直不是滋味。

酒宴,倒不是林佑、黄长庚没有相请,只是两位大人物以“帝师”自居,这农家的酒菜,难入两位之眼。而且,和一个普通平民一起吃饭,简直是有**份。

不过,不去,是他们自己的意思,然而,现在看到林佑被奉为座上宾,他们这两位帝师,却是被冷落在一旁,又觉得憋屈。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矫情!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对,就是“贱人矫情”!

就在两位帝师心中憋屈的时候,一个人影却是大步走了过来。

仁帝还没等来人说话,一甩袖子,喝斥道:“不要来请了!别说是一介布衣百姓,就算是一尊化圣境的强者来请,我们也决计是不会去的!”

“快走开!别打扰我们在此清闲自在!”义帝也没好气地说道。

然而,来人却是在三丈远的地方,站住不动。

在他背后,人影绰绰。似乎还有大队人马。

空气中,有一种极度诡异的味道。

“你是谁?”

仁帝,义帝,也是辟穴境大成期的人物,也是经历过无数场面的人,立刻就感受到一股杀戮之气,扑面而来。

“八荒殿。应豹。”黑衣人毫不遮掩,冷声报出了自己的身份。

“八荒殿应豹?!”

仁帝。义帝一听,面色煞白。

两位帝师的阅历,自然深厚。

八荒殿应豹此人,他们也知道一些。

他乃是应恨天的亲传弟子、贴身心腹,虽然不如那些八荒殿殿主身名远扬,然而,自身修为,已经踏入化圣境,是一尊十分低调的圣者!

平日里。他都在八荒殿内,伴随应恨天左右,处理八荒殿内部事务,所以江湖上,很少见到他的踪影,因而知之者甚少。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仁帝。义帝也意识到,应豹出现在这个小小的水灵村,绝不简单。

虽然面对应豹这尊化圣境强者,二帝感受到了压力,然而,他们背后。是强大的五帝宗,也有足够的底气。

“应豹,你为何不问问我们是谁?”仁帝冷笑道。

应豹摇摇头,同样冷笑:“在我眼中,你们不过是两坨垃圾,既然是垃圾,就没有必要知道姓甚名谁了!”

“你――”仁帝气得七窍生烟。

倒是义帝。头脑冷静一些,他看着应豹,问道:“不知道应圣者来到这水灵村,有什么事情?”

“找一个人!”

“谁?”

“景玉兰!”

“原来如此!”

仁帝、义帝一听,顿时明白了。

景玉兰是被林佑强行从八荒殿的美人宫带出来的,以应恨天这个好色之徒的性格,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而广帝之所以让两人保护景玉兰,防的就是这一点。

只是没想到,八荒殿的人,会来得这般快!

“仁帝,你先带他们走,我来拖住他!”

在弄清应豹的目的之后,空气凝固了几个呼吸,突然之间,义帝将仁帝一把推开,自己冲向了应豹!

他手中,多了一根蓝色的藤杖,真气激发,冷气逼人,四周的草木土石,全都结上了一层冰霜!

“义帝,我来对付他,你先走!”

“不要多说,你有天翼披风,速度比我快,快带人走,否则我们一个都走不掉!”

……

仁帝,义帝,同为五帝宗帝师,两人相处多年,彼此之间也有深厚的感情。危急关头,你争我让,舍身成仁,全都体现出来!

仁帝看着冲上去的义帝,狠狠跺了一下脚,祭出天翼披风。

背后,顿时出现了一对净白的翅膀,宛如九天仙鹤一般,朝着村长黄长庚的房子疾飞而去!

“上!”

应豹举起手,往下一压。

背后,立刻走出一群八荒殿的高手,其中,不乏“人中君子”乾定海的身影,约莫有近百人!

这些人,将义帝团团围住,而应豹,却是冷笑一声,紧随仁帝追去。

轰!

“走,林佑,景妹子,快随我走!”

房门突然被打开,义帝冲了进来。

此时,房间内,黄长庚,林佑,景玉兰,以及那些陪酒的人,都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他?!”

看到义帝如此惊慌,林佑已经意识到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

大望气术立刻施展,十个呼吸间,将整座小村的状况都搜索了一遍,又重新坐下来,端起酒碗,笑道:“义帝,来,喝完酒压压惊,慢慢说!”

“林公子,八荒殿派来高手寻找景妹子,你们再不随我走,就来不及了!”义帝看到林佑这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双眼都快急的冒火。

此时,外面人声鼎沸,又有一伙人走了进来。

林佑抬头看去。只见众多辟穴境高手簇拥着两个人,一个是那日在八荒殿美人宫见到的应豹,另一个人,是在抗罗联盟大会上见到的、八荒殿代表乾定海!

应豹大手一挥,一个人被推了出来,正是义帝!

他披头散发,一脸屈辱。显然已经在战斗中失败。

应豹扫视着房间中的人,尤其是看到景玉兰之后。嘴角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八荒殿应豹,并非要和五帝宗的两位帝师为敌,只是奉大殿主之命,将这个女人带回去。这个女人,三年前就是大殿主的后宫,生是大殿主的人,死是大殿主的鬼,如今,不声不响就要走。别的不说,就说这三年在八荒殿白吃白住,也要回去给大殿主一个交待!”

“混账!你们这群强盗,三年前抢走了我外甥女,还有水灵村的十多个女子,现在居然还来要人,当真是厚颜无耻!”

村长黄长庚气得浑身发抖。一碗酒泼过去,应豹淬不及防,被泼了一脸。

应豹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恶毒一笑:“好!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们不愿意交人,那么。我就让水灵村,老少妇孺,鸡犬不留!”

“什么?!

黄长庚一听,脸色惨白。

先前也看到了,堂堂一尊帝师,都被应豹五花大绑,那么他们这些不会任何武功的普通人。岂不是砧板之肉,任由宰割?

“跟我们走!”

人群中,乾定海上前一步,朝着景玉兰一把抓来。

之前,乾定海被派往抗罗联盟大会,暗中破坏抗罗联盟大会的召开,甚至,还给五帝宗惠帝投毒,然而,这一切都失败后,遭到了应恨天一顿臭骂!

这番随应豹前来抓人,急于将功折罪,跳出来当做急先锋。

“住手!”

突然,一声不响的林佑,却是大喝一声。

除此之外,他依旧端坐在位置上,一手拿着酒碗,一手拿着筷子,津津有味地吃菜喝酒。

“哎呦,林佑,你一个小小的抗罗联盟代表,九流门派雪山剑派的弟子,难道,还想插手八荒殿和五帝宗之间的大事?!”

乾定海看着林佑,冷嘲热讽。

林佑,在抗罗联盟上出尽了风头,乾定海印象深刻。不过,那是在五帝宗,在别人的地盘上,有很多顾忌。

现在,走出五帝宗,在这山野乡村,乾定海,就不会再有忌惮,其实他早就想拿捏林佑,就是在等这样的机会。

“滚,还来得及,否则,你们都要在这里,变成孤魂野鬼!”

林佑声音不大,然而,却是一字一句,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你就是林佑对吧?背靠一个师傅,装神弄鬼,就连广帝,展鹏,都被你哄得团团转,有点意思!”应豹看着林佑,冷笑一声,“别人忌惮你背后的师傅,不过本圣者,却不怕!我倒要看看,你背后的师傅,到底是何方神圣!乾定海,给我拿下!”

“明白!”

乾定海双手如同鹰抓,朝着林佑猛抓过来。

嗖!

然而,还没等他近身,突然觉得胸口一凉,低头一看,就看到一股血线高高飚起,直接喷到了屋顶之上!

“我怎么了……”

乾定海脸色铁青,口中说出一串不连贯的词句,一头栽倒在地,当场毙命。

堂堂一位八荒殿殿主,辟穴境大成期的人物,在林佑这个辟穴境小成期面前,居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

不光是乾定海,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仁帝,义帝,应豹,都没看清!

真相,自然只在林佑的心中。

乾定海,自然是他杀的。

此时,一粒晶莹剔透的石子,在他的指尖跳跃着,轻轻一闪,没入手心。

用的,正是星辰砂!

这枚从青阳谷欧祖子的垃圾堆里捡来的玩意儿,有百万斤的力量,激发出去,能够击杀一尊普通的圣者,像乾定海这种还不是圣者的人,秒杀,也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辟穴境大成期,真气的防御力量,也不过数十万斤的力量,在星辰砂百万斤的力量面前,其实,也就一层纸那么不堪一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辽阳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美溪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江西癫痫病治疗费用
玉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