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写在童话剧下次开船港上演之际

2019-11-10 22:09: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写在童话剧《“下次开船”港》上演之际

父亲严文井离开我们已有七年了,每逢他的诞辰或忌日,我都想找一个最好的纪念方式。今年最好的纪念终于来了,河北省话剧院把他的经典童话《“下次开船”港》搬上舞台,将于大年初五至正月十五在北京天桥剧场演出。父亲的这部作品曾被搬上银幕,并译成过多种文字,但走上舞台还是第一次。

首先得感谢编剧黄平安先生,他是《“下次开船”港》 的忠实读者,读这个童话时产生的强烈的冲击波,使他矢志不渝,定要把它搬上舞台,让更多的孩子珍爱时间,热爱真善美,热爱正义,热爱生命。导演和演员们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他们以满腔热情参与了这部童话的二度创作、三度创作……

他们的创作热情,引起我许多温馨的回忆。父亲写《“下次开船”港》的时间是1956年秋季,我刚升入小学二年级。他看到自己的孩子总是“玩不够”,做事喜欢拖到“下一次”,于是他想在童话中教育一下我们,如果时间真的停滞了会是什么样子;孩子因贪玩,而懒到不愿动脑筋,会有什么结果。于是,他让主人公唐小西经历了一场时间停滞的历险。小西来到一个“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玩多久就玩多久”的地方。那里没有早,没有晚,没有风,没有浪,花不开,鸟不唱,云彩也不飘移,所有的船都挂着“下次再开”的牌子。在这样的“死港”里,坏蛋洋铁人当道,被骗来的小孩、动物、玩具,受到洋铁人的欺负奴役。小西在救布娃娃的时候,揭开了“死港”的秘密,他呼唤时间重新归来……父亲每写完一章,都会拿出来给我们念,听我们的反应。他好像一个人在支撑着一部剧,集编剧、导演、演员一身,不停地变换着角色、语气、声音,那么活灵活现。当我们开怀大笑,他很欣慰,当我们沉默,他就问我们听没听懂。我发现童话是这样亲切,它就发生在我的身边,里面全是我的熟人,小西是我哥哥,布娃娃是妈妈,还有那个老面人就是爸爸他自己,在绒鸭子身上有我的影子。而纸板公鸡、灰老鼠、直肠子蛇……都是父亲书橱里的小摆设。童话又是那样奇妙飘逸,经过父亲的想象、幻想,可以飞得很高很远,那是艺术的魅力。

许多人说,《“下次开船”港》耐读,经得起时间的检验,教育了几代人,堪称经典。我想,这是由于父亲从不轻看儿童文学,从不把它当作小儿科。在他看来,安徒生与莎士比亚没有高下之分,强调要把儿童文学当作文学来写,“童话是一种诗体,一种献给儿童的特殊诗体”,应该具有一种优美的文学审美品格。但同时它必须是儿童的,要让孩子们看得懂,喜欢看,真正可从中得到有益的东西。他站在哲理的高度,用童话探索人生、社会和世界万物的规律与真谛。在这部童话中,他对孩子们寄予着深情的期望,用热烈的语言对孩子们说:“孩子们,你们就生长吧,跳跃吧,奔跑吧,飞翔吧!地上最好的东西是你们的,水里最好的东西是你们的,那些还没有出现的好东西也是你们的。时间同你们在一起,未来同你们在一起,希望同你们在一起。不要愁眉苦脸,不要唉声叹气!开始,开始!马上就开始,不等那个‘下次’……”

如今我已年过六旬,每当读这部童话和这句话的时候,就想起父亲当年创作时的情景,他是忙里偷闲写出来的,所以他称自己是业余作家。如果总有“下一次”作借口,恐怕就没有这部童话了。

浦东新宠物资讯网
自然生态
手机行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