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霜寒之翼 93 临时客串

2019-09-12 17:49: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霜寒之翼 93 临时客串

“是是是是是是你!”琼克上下牙齿打战,身躯不断地向后蹭着,眼泪在他眼眶里打转,极度的恐惧让他只和白龙对视了两秒就避开了目光,他屎尿齐流地转身朝远离白龙的地方爬,崩溃地喊了起来:“救命!救命!有怪物!”

“你叫破喉咙都没有用,你看见的都是幻像。”白龙一脚把琼克踩了个狗吃屎:“亲爱的瓦雷奇先生,你可真是让我好找呢。”

“饶命!饶命!不要吃我!不,这不是真的!这肯定是梦!”琼克·瓦雷奇哭喊着,神智崩溃着开始胡言乱语:“龙!托你的福!我已经完了!我求求你,不要在梦里继续折磨我了!”

这个贵族少爷的表情在白河的眼睛里怎么看怎么像是阿黑颜。

还没开始玩就吓坏了?

白河好气又好笑地对着琼克施展了一个清醒术。

琼克·瓦雷奇晃晃脑袋清醒起来,他左右张望几下,眼前的白河突然消失,周围再次回复了他熟悉的样子,静寂的住宅,偷情的暖床女仆,沉睡的下人。

果然是幻觉果然是幻觉……原来我在做梦,我在梦游。

琼克·瓦雷奇惊魂稍定,然而走到屋中,就看到被自己放倒的老仆人。

他身子一颤,向后退了半步,一只手就勒住了他的脖子。

琼克惊恐地想要转头,寒冷的气息从身后传来,耳边仿佛有着低语:“你确定还要大声叫?现在可不是在幻境里,你如果惊动了别人,我就只有杀人了。”

“……你你你。”琼克惊恐地放低了声音:“你不是来杀我的?”

“你蠢啊。”白河翻白眼道:“我没事闲着来杀你这个没用的人类吗?”

琼克楞了一下,渐渐清醒的他意识到自己想得多了,那个老婊子要杀他根本用不上找这条龙,等等,那这龙来找他干什么?不杀自己?

他还算有些小聪明的脑子转了转,声音依然惊恐,却稍稍镇定了一些:“你你你不杀我?你想做什么?”

“少爷?!少爷?你有事吗?”门外传来女仆的声音,暖床仆大概是听到了动静,出来悄声询问。

琼克眼珠子转了转,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手抓紧了一下又松开,忙装着打个呵欠道:“别烦我,让我安静写作。”

“是!少爷。”那暖床仆走了,脚步比来的时候更急了几分,琼克肚中暗骂奸夫***却也只能等着声音彻底消失,脖子上的爪子稍稍放松,他膝盖一软就倒在地上,大口喘气看着由目光无神的精灵少女抱着的白发红眼小孩,涣散的视线渐渐凝聚。

“先……先生。”他想了半天,想了这么个称呼,强行地保持着冷静:“你……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反应还算快。”白河从西芙的怀抱里跳下来,摸出怀里的清单:“搞到这些东西,派人送到大冰川下面,嗯~金钱不是问题,我在不抢劫的时候一向公平交易。”

琼克目瞪口呆地看着白河,他简直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一条白龙,会半夜跑到他家里吓唬他一顿之后来和他交易,这毫无疑问超出了他的常识认识范围。

等等,会去学法术的白龙不也一样不正常,看现在这条龙的样子,显然学得还不错。

琼克打了个哆嗦,强行维持着心神看了几眼手里的物品清单,表情越来越惊讶,最后面如土色。

“嗯?”这表情落在白河的眼里,他的表情立刻在琼克的视线中变得狰狞可怖:“怎么?你弄不到这些东西?”

“我……”琼克瑟瑟发抖,最终一咬牙决定说实话:“我当然弄不到,弄到这些东西需要权力!”

“权力?你不是城主的继承人吗?”白河神色怪异起来:“冰虹城规模这么大的城市,你身为城主的继承人,居然权力不足?”

“我哪里还有什么权力?”听到‘继承人’这个词语的瞬间,琼克的表情突然扭曲起来,他大喊道:“我马上就不是继承人了!一切都是那个婊子!婊子!她坏了野种然后说成是我爸爸的孩子!然后每天都排挤我!你听

!那个狗屎一样的暖床仆每天晚上跟那个狗杂种偷情!我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那个狗杂种是她派来监视我的眼线,只要我敢有一点儿出格的举动,那个婊子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我为了保住自己的命装疯卖傻够久的了,哪里还有什么权力?”

“等等等等,什么叫这个婊子那个婊子,跟我好好说清楚。”白河挥手驱散了戒指上瞬发的静寂术,将一些常用但是不太值得准备的法术做成魔法奇物是白河很早就着手研究的技术,经过几个世界的磨练,白河与他的伙伴们对于这门技术已经比较熟练了。

几个月修建地宫的过程里,他利用大光头半位面剩下的一小批材料,制作了相当数量的这种小物品,他八根爪子有六根戴着这种会随着形态变化放大缩小的法术戒指,储藏着静寂术、羽落术、加速术、任意门等多种简单实用的法术,另外恒定了许多效果,加上身上挂着的恒定着各种特效的项链束带饰品等等,白河可以说已经算是有一定装备的法爷,比裸体法爷强得不知道哪里去了。

此刻这位武装法爷听着琼克情绪激动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嘴巴渐渐张开,一直到琼克讲完,白河张开了嘴巴:“你说,你爹娶了后妈之后开始嫌弃你,现在你后妈怀了孕,你的继承人地位不保,连你的仆人都开始不把你当回事啦?”

“很可笑是不是?”听着白河的语气,琼克·瓦雷奇有些悲愤:“如你所见,龙先生,我现在什么权力都没有了,苟延残喘都要费尽心思,你的条件我无法满足。”

等一下。

白龙摸着下巴,忽然觉得这剧情有点熟悉。

怎么和废柴被鄙视流的猪脚如此神似?

他斜眼瞄着躺在床边不断喘着粗气的琼克,白河暗暗琢磨。

一条筑巢的白龙,收购这么一大笔物资,保密是第一要务。这些物资虽然不算稀有,但也不乏各种各国限制售卖的贵金属和高级材料,想要顺顺当当地弄到手并长期经营,收买控制个掌权人是一个很不错的思路。

但这个人一点权力没有,不和没用一样吗?白河看着一脸哭丧的琼克·瓦雷奇,全然没意识到此人境遇如此苦逼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他害的。

莫非要客串一回老爷爷,帮他打脸装比夺回权位?

看着琼克一脸崩溃的模样白河深深地蛋疼起来,将这位当初的表现横向对比一下HP世界里那个老教授,胆气和骨气的差距清晰可见,这样的弱鸡要什么级别的老爷爷才能carry得动啊?

如果去找其他权力者……

隐瞒身份,从零开始,不懂行情……

白河无力地一拍额头,感到更胃疼了。

琼克·瓦雷奇喘着粗气,心中念头却飞速地转动着。

尽管曾经的白河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然而此时确认白河的来意,他却有了别的想法。

断断续续地述说完了自己的情况,琼克·瓦雷奇的心绪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这条龙……这条龙……这条龙……

白河的人形态没有给他更大的压力,让他有闲暇的精神去想其他的事情。

琼克眼珠转动着,看着和自己握着的手一起颤抖的薄薄清单,一个疯狂的念头在他心底盘旋。

事情不会更糟了不是么?不会更糟了,不会更糟了……不是么?不是么?

‘啪嗒’地一声,这张薄薄的清单被他捏成了一团,他看着白河,嘴唇蠕动着,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不敢说。

就在这个时候大院外面传来一阵喧闹,白河转头望向窗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亮了。

门口的秘法眼转动,窗下的庄园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群全副武装的大汉,一个穿着夸张华丽服饰的留着八字胡的老头儿站在这群大汉前头放开嗓子大喊:“少爷!琼克少爷!你在吗?”

“啊!”琼克·瓦雷奇爬到窗口,看到这个老头儿,突然崩溃地软倒下来:“完了!这是勒纳德管家!完了!我完了!”

“这个老头把你吓成这样?”看着琼克的绝望,白河眼皮跳了跳。

“这个老鬼,这个老鬼是那个贱人的心腹!那个贱人要下手了!我完蛋了,完蛋了。”琼克·瓦雷奇一脸茫然地说:“她派这个老鬼来,肯定是有充分的把握了!我死定了,死定了!”

他茫然地四周张望,突然瞪大了眼睛——白龙和女仆不知什么时候在房间之中消失了。

琼克·瓦雷奇少爷彻底陷入了绝望,整个人软瘫在了地上。

真是废物,隐身在旁的白河暗暗吐槽,却没有出声。

“少爷?!少爷?!你在吗?你一定在!我见到你了,我马上就来见你,这是大好事呢,夫人特意叫我来嘱咐你。你就不要躲了。”这个勒纳德管家在下面看到琼克·瓦雷奇张望,一张笑脸笑得更灿烂了:“我们马上就上去。”

“把庄园围严实了,一个都不准放出去。”这个老头一边朝小楼里面走,一面吩咐旁边的大汉道。

宝宝积食食疗方法
男性尿频尿急尿痛怎么办
宝宝发热39度怎么办
小孩发烧不能超过几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