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天庭小狱卒第四十五章千年人参对二百年人参

2020-01-24 19:53: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庭小狱卒 第四十五章 千年人参对二百年人参

“刘浪你去哪了?”刘浪刚从后面的小院回来,谭冰就找到了他。

“到你家了,你也不带我参观一下,我就自己瞎转悠了一圈。”刘浪随口答道。不过脑袋里想的都是谭老爷子的话,为国效力具体是什么意思呢?显然不是给他安排个公务员当当。

以他的能力,似乎只能干些杀人放火的事情,难不成让他去做那种隐藏在暗处,没有身份的特工?

可能性极大!

只是,现如今刘浪仙狱狱卒当得爽歪歪,每天还能和沐雪晴吃吃饭谈谈心,而且用不了多久人参王灵芝王就会收获,到时候钞票大把,他真能为了“为国效力”这四个字就放弃一切吗?

人总是自私的,刘浪也不意外。

“你想什么呢?”看刘浪在那愣神,谭冰捅了捅刘浪,道:“走,跟我去见我父母。”

“什么?不是吃饭吗?怎么成了见家长了?”刘浪回过神来,惊讶道。

“你还想自己单开一桌吗?吃饭当然是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了,你觉得你能避开我父母吗?”

“那好吧!”刘浪硬着头皮和谭冰来到一间屋子。

好在不是谭家一大家子吃饭,屋里只有四个人,一对五十岁左右中年男女,想必就是谭冰的父母了,另外就是谭峰,谭峰旁边还坐着一个漂亮少妇,应该是谭峰的老婆。

“刘浪吧,快坐,快坐!”见谭冰拉着刘浪进来,谭冰的母亲赶紧站起来,热情的招呼道。

“这是我爸,这是我妈,这是我哥,不用我介绍了,这是我嫂子。”谭冰简单地给刘浪介绍道。

“伯父好,伯母好,嫂子好!”刘浪打了一圈招呼,选择性地将大坑货谭峰给忽略了。

不过谭峰根本不在意。

“小刘啊,要不要喝点儿酒?”谭冰的父亲斯斯文文的,带着金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能生出谭峰和谭冰这样的孩子。

“酒就算了吧,我平时不怎么喝的。”刘浪说道。

“不喝就不喝吧,酒后乱性,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了,刘浪,你准备什么时候和我们谭冰结婚啊?”谭母在一边问道。

“结婚?”刘浪顿时蒙圈了,不禁看向谭冰,向谭冰求助。

“你们就这么怕我嫁不出去吗?”谭冰气呼呼地说道。

“不是,不是。”谭母赶紧摆手道。谭冰在家里最小,但是地位最高,父母哥嫂都哄着他。

“刘浪啊,我们年纪虽然大了,但是也不是那种老古板,你和谭冰同居也没什么,但也不能一直这么无名无分的住在一起,我觉得,事情还是要趁早办。”谭父没理谭冰,继续跟刘浪说道。

“同居?”刘浪和谭冰对视一眼,显然对于这个说法都非常诧异,最终他们把目光移到谭峰身上。

毫无疑问,这又是谭峰搞出来的灰机。

作为罪魁祸首的谭峰低着头,自顾自地扒拉着饭,好像没事人似的。

因为谭父谭母在场,刘浪和谭冰不好发作,不过,他们已经把这个帐记下了,以后再找谭峰好好算。

“你们要是再提结婚的事,我和刘浪马上走。”谭冰不想一直纠缠在这件事上,干脆用出了杀手锏。

一看谭冰真的动怒了,谭父谭母立刻不敢说和结婚有关的事了,转而问起刘浪的家庭工作情况,刘浪半真半假地回答着。

一番交谈之下,刘浪疑惑了。按照谭家的背景,谭父谭母应该眼高于顶才对,如果他还是刘家大少,或许勉强配得上谭冰,但是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白领,按理说,首次相见,谭父谭母不是应该对自己百般刁难,提出各种要求吗?

可是谭母谭父热情的不像话,简直就像招待多少年的老姑爷一样。

刘浪哪知道,谭父谭母为了女儿的婚事早就愁白了头,若是几年前,谭冰领回一个男朋友,他们肯定会好好盘问,可是现在的谭冰凶名在外,眼看就要成为黄金剩斗士,这时候别说她领回来一个有点儿小帅的刘浪,只要是个男的,谭父谭母就知足了。

因为没喝酒,所以这顿饭吃的比较快,直到吃完走出房间,刘浪才如蒙大赦。

“谭警官,我觉得你还是赶紧找个人嫁了吧,你父母也不容易,这样骗他们,我都有点儿于心不忍了。”见没别人在,刘浪劝谭冰道。

“你以为嫁人是买大白菜啊,随便一扒拉就有一棵,我也想快点嫁人,但最起码得找一个看着顺眼的吧!”谭冰显然不认同刘浪的说法。

“好吧……”刘浪知道谭冰脾气倔,一般人根本劝不动,自己不过就是一个跑龙套的,也就不操那个心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四合院就热闹了起来。

尽管之前谭老爷子已经声明这次寿辰不大办,但还是不断有人送来寿礼,有专人在一进门的地方搭了张桌子,登记寿礼。

“姐姐,不知道你和我未来的姐夫给爷爷准备了什么寿礼?我忘记了你是做警察的,工资不高,好像也买不到什么像样的礼物。”登记处,谭冰和谭媚又碰上了。

“礼物拿出来!”谭冰没搭理谭媚,朝刘浪一伸手。

刘浪把礼盒递给谭冰,谭冰把礼盒放到登记的桌上,对登记的人说道:“谭冰,刘浪,人参一棵。”

“二百年年份的。”刘浪在后面补充道。

“二百年年份人参一棵。”登记人念了一声,然后登记到本子上。

“吆,咱们姐妹还真是心有灵犀呢?我们准备的也是人参。”听到登记人报出名字,谭媚又凑了上来,从旁边的男友手中接过一个盒子,放到了桌子上。

“谭媚,叶添龙,一千年年份人参一棵。”谭媚对登记人说道,她故意增大了声音,随后一脸挑衅的望向谭冰。

谭冰的脸色顿时不是不好看了。

“你就不能买棵年份久一点吗?”谭冰拧了刘浪一把,小声说道。

“大姐,千年人参啊,你把我卖了我也买不起啊!”刘浪苦笑一声,别说千年人参,就算这二百年的人参,要不是自己种的,他也弄不来。他现在就是穷光蛋一个。

而谭媚那男朋友一看就是有钱人,以他现在的情况跟人家拼财力显然是作死。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治病怎么样
武汉市第三医院
沈阳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咸宁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上饶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