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铁路相关公司财务恶化南车应收账款暴增13

2019-09-12 18:57: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铁路相关公司财务恶化 南车应收账款暴增1.38倍

“雄风不再”的高铁上座率、突然放缓的工程建设、银根紧缩的大背景,一切都在收紧铁道部的“钱袋子”,其效应通过高铁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得以体现。羊城晚报调查发现,今年以来,相关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在恶化:应收账款增加、财务费用上涨、现金流入不敷出……  尽管这一切都有铁道部“兜底”,债务风险极小,但也使得投资者重估高铁的价值。业内人士表示,国家正在调整高铁管理思路,更倾向安全与审慎,高铁产业的“钱途”也命悬于此。  南车应收账款暴增1.38倍  今年以来,铁道部不断进行债务融资,但随着银行信贷趋紧、债市低迷,资金越来越紧张,铁道部开始迟滞支付供应商的货款。  根据中国南车8月6日发布的半年报,今年1至6月,公司应收账款为266亿元,比去年同期大涨84.8%;与之相对,营业收入400亿元,同比增长42.8%———应收账款的上涨幅度超出营业收入一倍;若与去年年末数据相比,应收账款更是暴增138.17%。  中国南车在董事会报告中陈述,应收账款增加的主要原因一是销售增长,二是“主要客户迟滞支付货款”。“我们的客户当然主要是铁道部。”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该公司证券事务代表郑胜说,但他表示“不清楚铁道部是否存在资金紧张的情况。”  北方创业的证券事务代表石书宏则告诉羊城晚报,对铁道部的销售回款确实被拖延。“铁道部资金肯定紧张,现在很难贷款,债券也不好发。”该公司主产铁路货运敞车、罐车,最大客户是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占其销售收入的32.72%,应收账款占总量的35.92%。  与铁道部间接打交道的公司,回款情况较乐观。主营橡胶制造的“时代新材”也生产轨道交通零部件,其半年报的应收账款同比去年增加37%,但营业收入增加近50%。“我们在行业内算好的,主要跟南北车、中铁工、中铁建打交道,直接跟他们收款。铁道部资金紧张,跟我们关系并不大。”公司董事会秘书季晓康对说。  多项费用可能上升  除了货款拖延、订单可能下滑,高铁板块各上市公司还可能面临新的成本压力。  首先是财务成本。以中国南车为例,因货款回收迟滞,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77亿元,加上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35亿元,不得不借款来补充资金,致使财务费用比去年同期翻一倍。至6月末,公司短期借款达147.6亿元,是去年同期的6.45倍;资产负债率攀升至72%。  其次是维修成本。8月11日,中国北车生产的CRH380BL型动车组集体返修,导致京沪高铁每日开行数量从88对减少至66对,有业内人士认为,本次中国北车部分车型被召回检修,显示了中央对高铁管理思路的一次大调整,目前高铁整体还处于初期运营期,不排除后期再发生车辆、信号系统问题,导致相关厂商召回、维修费用上升。  本次中国北车共有54大列动车组因故障率高而被召回。海通证券机械行业分析师龙华认为,数量较大的动车回厂检修,需要长时间占用测试厂房,影响新车的调试,估计未来几个月内,北车动车组订单将全部延迟出厂,不排除下半年动车组销售收入大幅下降的可能。  龙华称,由于北车召回车辆尚未进入实质检修阶段,尚无法计算可能发生的费用。“如果按四级修来计算成本,对北车当年净利润影响较大。”据此,海通证券将中国北车评级下调为“中性”。  相关公司成长性急“刹车”  对于相关上市公司来说,利空的因素还在继续增加。8月1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决定开展高铁安全大检查,适当降低新建高速铁路运营初期的速度,并对拟建铁路项目重新组织安全评估。次日,铁道部运输局宣布,中国高铁将从9月左右全面降速。另一则消息是:中国北车生产的CRH380BL型动车组集体返修,导致京沪高铁每日开行数量从88对减少至66对。  “动车追尾事故以来,京沪高铁的客座率和上座率出现明显下降,尤其是G字头动车。”中信证券交通运输业分析师张宏波对表示,8月京沪高铁的上座率从开行初期的110%左右降至70%左右;本次京沪高铁再减22对列车,可能有近一万人次旅客转乘航空、公路或既有铁路线。  由高歌猛进到谨慎前行,以往靠铁道部订单快速成长的上市公司,纷纷被动“刹车”,成长性受压制;继7月25日大跌后,高铁板块至今跑输大盘。(曾颂、江玲玲)

儿童便秘怎么解决
血栓怎么治疗
小孩儿发烧怎么办
孩子消化不良的表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