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呼市铁路局原副局长每小时敛财近万编制

2020-11-18 04:38: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呼市铁路局原副局长每小时敛财近万

为何多数贪官 把钱藏在家?

规避风险,掩藏贪腐, 没事在家数钱满足畸形心理

“什么滋味最过瘾?在家数钱! ”—这不是小品台词,而是一位落马副县长的自我炫耀。“不头疼如何赚钱,只头疼如何藏钱。 ”—这也不是段子,而是一位贪腐官员的法庭自述。在为贪官“藏钱术”惊讶的同时,我们会想起这样一个问题:他们为何如此喜欢“囤金”?从一些落马官员的自述中或可窥见一斑。

规避风险 藏家里是多数贪官的选择

“贪了那么多钱,不消费,是为了将来轻判一些;不退赃,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退,也无法退。 ”

—原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马俊飞对侦查人员如是说

“不头疼如何赚钱,只头疼如何藏钱”,此语出自原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马俊飞。2013年侦查人员从他位于北京和呼市两处住宅中查获大量现金,包括0.88亿元人民币、419万美元、30万欧元、27万港元、43.3公斤黄金……此时,据其担任副局长一职刚22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他平均每小时“收入”近万元。

这么多钱如何处理倒真是个问题。有着共同烦恼的贪官不在少数,如前文所述,一些贪官为如何藏钱绞尽脑汁,方式也在持续创新—藏鱼塘、藏煤气罐、藏厕所、藏枕头里……

辽宁大学金融学教授刘俊奇在一档电视节目中表示,这些贪官之所以不把赃款存进银行,是为了躲避银行的监测。根据我国《反洗钱法》,个人银行账户如当天存款超过20万的话,银行会进行甄别,有的可能会被留下记录。曾有媒体总结了贪官处理赃款的几种主要方式,其中包括投资艺术品、房地产,投入股市,存入银行或地下钱庄,转到国外等。与这些方式相比,将钱藏在家中相对简单,也较为“保险”—毕竟,小偷入室、厕所泡水等导致赃款被曝光的概率要低很多。

一项对数百名落马官员的调查显示,贪官之所以会把大量现金藏在自己家中,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规避风险。

畸形心理“在家数钱的滋味最过瘾”

“你知道什么滋味最过瘾?我告诉你,在家数钱的滋味最过瘾! ”

—辽宁省原清原县副县长李树森因贪腐获刑前对下属如是炫耀

莫里哀的名着《吝啬鬼》里,老财迷阿巴贡把装金币的罐子埋到地下。每当感到孤单寂寞时就把罐子挖出来数一数钱,心情立刻变好,然后再重新埋下。

现实中,有此“怪癖”的贪官不在少数,这也成为一些贪官喜欢把钱藏在家里的原因。

如原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副厅长李友灿,疯狂聚敛了4723万元巨款。但他却惜钱如命,他交代说,对他来说,最大的“享受”就是每次到藏钱的房子把那些现金一摞摞铺在地上,数上一遍,然后“静静地欣赏”。

有此同好的还有原浙江省出版局局长罗鉴宇,他被判处死刑。法庭上他说,自己从不缺钱花,但每次数着别人送来的钱时就有一种“愉悦感”。

原重庆巫山县交通局局长宴大彬也是数钱爱好者,他不仅爱钱,而且更喜欢崭新的连号人民币,因为“数起来更有感觉”,最终他因受贿2200余万元被判处死刑。

新华社一则报道中称,个别贪官有着对金钱近乎变态的追求,把囤钱当成一种爱好,就像集邮等收藏活动一样。他们的兴奋点不在于花钱,而在于怎样搜刮到更多的钱。

掩耳盗铃 借“装穷”隐藏贪腐行为

“面对轻而易举到手的金钱,我既欣喜若狂又胆战心惊。对收受的钱财我一分也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的犯罪行为。 ”

—因贪腐获刑15年的四川省彭州市原市委书记陈家荣在狱中忏悔

不少家藏巨额现金的贪官对外却以生活俭朴甚至近乎吝啬的形象示人。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好多贪官怕被发现蛛丝马迹,选择在家中藏钱,这是一种典型的企图掩盖腐败、蒙混过关的心理。

如把1500万元公款埋在地下的原秦皇岛市煤炭检测中心主任李小林,他平时生活低调,常年开着一辆长城皮卡,单位领导让他换台新车,他总是说“没钱”。

被称为“全国内湖渔政贪污第一案”的主角原苏州吴县市渔政管理站阳澄湖分站站长李永元,侵吞国家财产300万元,但他一分钱都不舍得花,唯一嗜好是翻看存折。李生活极其俭朴,早饭只吃一碗泡饭,衣服一年四季都穿制服。媒体称,“如果在单位值班打牌输了几块钱,他的脸能阴上一整天。 ”

再如甘肃省文县政协原副主席何晓林,其虽然疯狂谋取了巨额财产,却吝啬得如同“铁公鸡”。媒体报道,他为情妇买房耗资20万,可不久却变着花样从情妇手中要回10万。此外他不吃肉蛋奶、不喝酒,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

很显然,这些官员之所以热爱装穷、哭穷,在对金钱近乎变态的追求之外,其主要目的还是在于不暴露贪腐行为。

不过,事实证明,无论贪官隐藏得再深、把钱藏得再好、手法再复杂和隐蔽,也都是在掩耳盗铃,最终还是要露馅。

巨贪案例

●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原总经理、董事长李培英 受贿2661万余元,贪污8250万元●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 受贿1.45亿余元,贪污5300万余元

●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 收受他人钱物折合人民币共计超1.3亿元

●中国石化原总经理陈同海 收受他人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1.9573亿余元

从胡椒、真金白银到字画玉器

多数贪官的“最爱”还是现钞

古代的硬通货主要是“物”,因此贪官敛财也比较物质化,除黄金白银,其他的如积粮多少“石”、蓄奴多少“口”,储苏木胡椒多少“斤”……在货币流通发达的现代,尤其是货币电子化的今天,贪官们的“家底”除了字画珍玩、购物卡,他们对现钞更多了一些钟爱。以现金方式保存贪腐所得是多数贪腐分子的选择,这种做法占被调查样本总数的61.3%。

实物 胡椒也曾是“硬通货”

贪官们喜欢“积蓄”的物品一般有这么几个特点,一是应该属于那个时代的“硬通货”,二是易于储存,便于夹带,三是价值高,易于交换。

在古代,货币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农业社会,粮食、土地和劳动力是最根本的生产资料,官位大小也是以此衡量。于是,古代贪官往往以积蓄粮食、私吞田产,抢掠人口为能事。

北宋有个官员叫朱勔。他投徽宗所好,以承办“花石纲”为名捞取钱财,以致家藏甚富,置田30万亩,时称“东南小朝廷”。

而除土地人口等生产资料,还有一些被社会广泛认同的“实物”也成为古代贪官们在意的财富。都有什么呢?记载中未曾明言,但从古代财富系列中也不难猜到—唐代宗时宰相元载专权贪污,被抄家时起赃无数,其中取出八百石胡椒。在这里,胡椒其实是当时的一种外域贡品,十分珍稀,明朝时甚至用胡椒苏木折俸,可见其价值不菲,在当时可堪“硬通货”之用。此外,玉石、珊瑚也是当时被接受的行贿受贿物品。

真金白银 和珅家有白银八亿两

随着宋明以来国际贸易的增加,中国在对外贸易中大量出口稀有丝绸、茶叶、瓷器,赚取了大量金银,带来了货币的变革,在国内市场上使用银钱交易的多了起来,以致到了明中后期,张居正在“一条鞭法”中正式确定,所有税赋取消实物,一概折算银两。

商品经济发达,也让当时的官员贪渎变了花样。明代严嵩父子是出了名的“贪”,对于后来从其家中抄出来的财富,《明史》称“黄金可三万余两,白银二百万余两”。

到了清乾隆时期,史上最着名的贪官和珅的家产多到了没法计量的地步,时有“和珅跌倒,嘉庆吃饱”之谚。后来梁启超大体给他算了一下根据股票最新走势分析,结果惊人:白银八亿两,相当于清政府十年的财政收入。

钞票“家藏上亿现金”

钞票是现在人们对于纸质货币的通俗称谓。但在一开始,其被接受程度远不如“宫廷剧”里那样人见人爱。

从历史回到现实,当今的纸币在信用上已不可同日而语,受制于国家物价政策、汇兑政策、财政制度的严密控制,纸币绝对“可靠”。

于是,贪腐行为更多地落脚为对纸币的积聚上来。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在今年5月被有关部门带走时,“家藏上亿现金”让人瞠目结舌。

最新形式 电子货币和“雅贿”

2009年,经过10年卧底调查,美国联邦调查局等在新泽西州同步展开大规模拘捕行动,逮捕三名市长,两位州议员。其罪名是涉嫌贪污和国际洗黑钱活动。纸币时代还没结束,电子货币时代已来了。贪污受贿于是就有了一个更隐蔽的形式,因为,电子货币可以通过身份造假转移财富,也可以通过境外洗钱“洗白”收入。

然而,还是那句话,没有绝对保险的贪污。

就在今年5月,世界最大的离岸金融中心瑞士承诺,将自动向其他国家交出外国人账户的详细资料,象征着瑞士告别几百年来坚持保护银行客户隐私的做法。虽然这本是打击逃税举措的重大突破,但是谁能保证不会“拔出萝卜带出泥”?

此外,“雅贿”在近来也频频见诸报端。据报道,在倪发科案中,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玉器和书画成为一笔笔受贿的铁证。“早在2005年,安徽省委巡视组到六安市巡视时,听闻风声的倪发科便要求黄某某把他送的几幅字画先拿回去,两年后,倪发科居然又把字画要回。 ”

对策

官员晒财产制度需进一步强化

去年年底,中共中央印发《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其中提出,完善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制度,推行新提任领导干部有关事项公开制度试点。专家表示,这是对近几年社会各界呼吁实行领导干部财产公开制度作出的回应。

与此同时,一些地方启动官员财产公示试点。如广州市南沙区,作为广东三个试点之一,自2013年起规定,处级以上干部需申报财产,并在一定范围内进行公示。广州市市长陈建华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曾表示,南沙区的试点工作效果明显。但陈建华同时坦言,“下一步怎么搞,我们也希望中央能有个说法,统一来搞。 ”

官员财产公示被视为杜绝“囤金”贪官的一大利器,但这一利器如何发挥作用,还需监督、问责等多条腿走路。

按照2010年出台的《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家藏亿元现金的魏鹏远属需要报告个人收入、房产、投资等事项的官员,但显然,魏并未如实或根本并未报告。

有评论认为,“囤金”官员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官员报告个人事项制度存在漏洞,一些不报告或不如实报告的官员并未被问责,制度在这里成为一纸空文。

贵州省社会调查研究所所长姚贵阳曾担忧官员囤钱会导致社会钱荒现象的出现。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官员囤钱反映出对官员亮家底、晒财产的制度需进一步强化,“今后需要采取更多的措施,统筹监管,从根源治理腐败,做到正本清源。 ”

据《山东商报》报道

囤金丑态

藏钱通病:“钱多人傻”

深圳市民政局原局长黄亦辉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折合人民币3500余万元。友常拿来开玩笑结果3的“钱多人傻”用在他身上不为过。他藏钱手法的拙劣之处在于,把部分现金和存折放在家里主卧内的保险柜和衣柜里。这些十万一捆的百元大钞,有的连银行封条都未打开,有的因挤压时间过长而粘在了一起。

另类代表:“糖衣炮弹”

2013年5月,原湖南公路运输管理局副局长陈京元因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媒体披露,陈家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放着两枚废弃炮弹。没人能想到,这两枚炮弹壳其实是两枚名副其实的“糖衣炮弹”—里面塞满了陈京元收受的100余万元赃款。

贪官处理赃款方式

投资艺术品投资房地产投入股市存入银行或地下钱庄转移到国外藏在家中

贪官存赃方式

以现金方式保存贪腐所得占被调查样本总数的61.3%

贪官赃物特点

属于那个时代的“硬通货”

易于储存,便于夹带。

价值高,易于交换。

幼儿园孩子手足口病怎么办
湿疹半夜里总是抓挠怎么办
TX品牌
银屑病吃什么药有效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