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天武圣主 第七十二章 便是此理

2020-01-10 04:58: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武圣主 第七十二章 便是此理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古人道“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虽情深了些但也不是无病呻吟,就像此时,这焜黄华叶衰徒添了一丝凝重的气氛在那一老一少之间。

老也不能说老,不过鬓角倒也添了些许白发。

年轻倒很年轻,不过却显得很是稳重,不卑不吭,站在那里,礼数有加。

不过两者皆有一个共同点,便是沉默。

一人抬头望天,秋色,沉默。

一人低头行礼,秋叶,沉默。

便是这如此沉默之景导致大家都很沉默,若是有春还可赞下院中群花,可惜,此时皆已凋零,此地只有秋黄落叶,寒风丝丝,怎么看都带着一丝伤悲之意。

继续沉默下去?苏启做不到,他本就想赢得一丝好的印象,于是乎说道:“过些时日,院中梅花开了,这院子倒是一处踏雪寻梅的好地。”

“噢?”他有些兴趣了,笑道:“梅未开时枯枝桠,倒是鲜有人年轻人知道这未开之梅。”

“探波傲雪,剪雪裁冰,一身傲骨,是为高洁志士,自是与梅陪之。”

这句话自是奉承,他听多了,不过总也是喜欢听的,而且是一个小辈说的,此话讨人喜,所以他转身了。

他转身,他自然也抬头。

身材高瘦,萧疏轩举,身穿青衣,一双丹凤眼直视苏启,似乎要看穿其魂魄一般,不过所见依旧是那不卑不吭,举止淡雅。

“你就是苏启?”

苏启不喜欢这样的问答,是你叫我来,你会不知?不过他依旧回答道:“是。”

“书院的先生收你为徒?”

“是。”

“你理应在书院认真读书修行。”

这句话带着不同的意,所以苏启并没有说是,而是严肃说道:“春花秋月亦是修行。”

“春花秋月乃上天之景,乃是自然。”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任是自然。”

“淑女有婚约在身,如何自然?”洛绪向前走了一步,这句话很直接,婚约,有威慑,他向前走一步更加强威慑,倒是把这语言用的恰到好处。

其他事苏启可以退一步,不过此事他不能退,所以他也往前走上一步,严肃,认真,说道:“一纸婚约,锁一生幸福,如何忍心!”

洛绪愣住,微眯着眼,语气加快,也变得越加严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天道常理,如何能变!”

“日夜轮回便是天在变,天都可变这婚约为何不可变?”苏启回答的很严肃,很认真,所以皱起了眉头。

他不喜欢这些事情约束到她,她肯定不喜这些话,所以他自然也不喜。

“那是当今圣上,明宗陛下同意的婚事!”洛绪自然知道年轻人的思维是拗不过的,所以便往上抬,抬出了皇命一说。

“倘若当今圣上,明宗陛下同意解除此约定......”

“闭嘴!”苏启的话未说话,被洛绪一声怒喝生生打断:“如此之话,简直大逆不道,陛下之意岂是你可决断,就算你是书院先生我也可告知圣上,将你打入天牢!”

其实这句话并没有如此严重,只不过洛绪怒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掌握不住这个局势了,若是眼前之人,似乎明宗陛下还真能做出收回皇命成就一番美事的行为,毕竟他是书院先生亲收弟子。

打一棒给个甜枣这应该是上位者都会做的事情,所以他又缓缓说道:“你真的喜欢我家禅依?”

对于这个问题,苏启想也不想便要回答却被洛绪再次打断,他道:“你要明白,三皇子是我弟子,继我衣钵,他与我女儿便是最为相配。若你喜欢便应放手,执迷便是伤害,自私。”

这句话洛绪觉得合情合理,合乎规格,而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是当今圣上亲口允诺,谁能反对?

“禅依不喜欢他,所以不会幸福,我若放手才是真的害了她。”苏启很严肃,也很坚定,这便是少年的真情意,无人能动摇。

“你!”洛绪很生气,此子如此冥顽不化,若不是看在他是书院先生的弟子他早就把其乱棍轰出!

作为堂堂尚书,理应做到面不改色,镇定自若,但是遇到一个早已把一份情谊扎根到心底的人,你去劝说如何能如意?

图名?眼前少年小小年纪便是书院先生亲收弟子,日后前途不可估量,自己给他什么名?

图利?对于书院的先生,洛绪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利益可以打动他们。

洛绪看得出眼前少年眼中的真诚,坚定,甚至带着一丝疯狂,仔细想想书院就是一群疯子,自己还妄想劝说一番,实乃自讨苦吃。

“书院与大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怎可因你们小孩子的过家家而影响什么,你走吧,以后不要再见禅依了。”

洛绪下了逐客令,不喜苏启,眼见心烦,自是让其早些离去。

苏启心冷了,洛绪明白劝不了苏启,苏启又如何不明白洛绪根本不会顾及禅依的幸福,就像白玉堂所说,“兵部尚书想进一步,难。”

难,如此便只能把希望放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儿,凤女洛禅依身上。

当年洛禅依出生,大唐京都之上有凤翱翔,西圣神庭圣女踏祥瑞而来,收凤女洛禅依为其唯一传人。

西圣神庭乃西方最强大的宗教,自人之教化开始便出现,号称神隐之地神之代言,也是天启大陆在破虚境界之下唯一能动用神隐之地神力的教门。

神隐之地,踏入修行之人皆知,那是天启之上,另外一界,星海之外的世界,被天道规则限制,只有踏入破虚之人才能触摸其门。

据传说蛮荒之时,若能达破虚,便可白日飞升踏入神隐,不知何时,神隐之门被封,从未打开,除了十六年前的那一次,天上掉落了神之尸,夺其神魂便可飞升入神隐,补其神之位,长生不死。

当年便是此消息,引发了八方各族强者混战,蛮荒咆哮,最终被书院先生与天行尊上压下。

不过此事便更加证实神隐之地,于是乎谁不愿长生?谁不愿得神位?

西圣神庭的声誉在修士中达到巅峰,甚至超越书院,成为天启最强势力,最狂热宗教。

于是乎兵部尚书洛绪自然而然打了一手好牌,弟子为三皇子李韵,女儿是日后西圣神庭圣女,若二人结为连理何愁大事不成?

不过事情有些变化,随着西圣神庭势力越发壮大他发现女儿似乎有反抗之心了,这次让其去蛮荒采药本想让三皇子被大先生医治后装作负伤而去,在蛮荒英雄救美,以增进两人关系,却万万没想到陛下心系三皇子安微竟日夜陪伴.....

.

这本是好事,却彻底打乱了洛绪谋划,这不,反倒让外人插上一脚。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女儿竟提出悔婚这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自古以来如何有女方悔婚说法?更何况那婚事是当今陛下所允。

他能如何?打不是,骂不是,最终只能将其送到太平寺中反省,希望能早日断了那凡尘思。

至于苏启,他自是认为区区少年不足为惧,就算是书院四先生好友又如何?小孩子家打打闹闹难道还真能让书院先生出面?还能让白玉堂身后玄天观,山河苑出面?

大人物总是要顾全大局的,所以洛绪不以为然,依旧安然在尚书府中俯瞰一切。

当李明跪在铜雀楼台他只是略微觉得这少年估摸着有些背景,太子愿与其交好。

当李明砸府邸大门他大怒,就算得知是白玉堂示意他也只认为是小孩子玩的过火了,毕竟他是白玉堂,如果仅仅是过火些他又能如何?

可惜,“铜雀楼台要知名”这场戏演的实在是太拙劣但是太惊心动魄,好似一团火,瞬间把他的思绪烧的干干净净,所以他决定要见一见这个少年。

这一见,不如不见,尚书大人非常生气!竟然怒形于色!对于上位者来说怒形于色可是大忌。

显然,对于权力他已经痴迷到了极致“探波傲雪,剪雪裁冰,一身傲骨,是为高洁志士,自是与梅陪之。”这句话的确很好,不过就算洛绪满院皆梅,傲香扑鼻又能如何?他始终只是衬托梅而已。

洛绪下了逐客令,他也明白,正如师兄所说,禅依定已不在这尚书府中,所以他留下也毫无意义,不过苏启依旧保持该有的礼数,辑手,道别,然后退去。

当转身之时他稍微有些感叹,回想这些年禅依的处境他有些心疼,心疼了,苏启望着阴沉的天,眸中的光好似一团火,这团燃烧的火是坚定的意,这意自是真情意,所以帝王允婚又如何,只要她愿意,他自带她远走高飞,海枯石烂,情意不减,便是此理。

PS.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好吗
扬州市江都区第三人民医院
承德公立牛皮癣医院
日照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菏泽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