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一周舆评园丁不能推卸对花的责任

2020-09-14 17:25: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周舆评:园丁不能推卸对花的 不知何时起,高校成了名人们离职后的一个重要落脚地。这样的选择原本无可厚非,甚至接近于美谈。因为教师经常被比作园丁,养花育苗也是一份美好的职业。但别忘了,与鲜花联系在一起的,可能是园丁,也可能是花瓶。 最近,有媒体调查发现,一些名人去高校任职,却几乎不给学生上课,让人大跌眼镜,舆论场中对此几乎一边倒的都是批评声。名人们如果无意于教学或时间不允许,就不该务这个虚名;既然挂了个园丁的头衔,如果不打好这份工,被讥为花瓶也就在所难免。 园丁从来都不是一份好干的差事。即便专心于教学,也可能因为一些变革性的举措招来非议。最近,山东聊城一小学取消一二年级数学课的登上教育热门话题排行榜。谈到推进这项教学改革的初衷,该校一位资深数学教师是这样告诉媒体的:不少学生对数学望而生畏,是因为接触数学过早且教学内容难度过大,让孩子们丧失兴趣,打个形象的比方,就是小马拉大车。 主流媒体的报道让一所地方小学的教学变革在全国范围内引发关注,众声喧哗的舆论场中,支持与反对的声浪都不小。相比之下,当地教育界倒是表现出了足够的宽容。在今年8月公布的2014年山东省级规范化学校评估结果中,该小学初次参加评选即跻身其中。本来根据创建标准,参评学校必须开足开齐有关课程,而该校一二年级却缓开了数学课,按照相关条款就得扣分。然而,由教育专家及一线学校校长组成的验收组反而为该校大胆进行教学及课程改革加了分。当地教育部门一位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希望大家用静待花开的心态,期待学校做得更好。抛去小学低年级取消数学的是非利弊不谈,静待花开的心态还是值得肯定的。 作为园丁,为苗圃里的幼苗遮风挡雨是分内的事,但并非所有园丁都能做到必须说明,园丁不应单指教师,学校的管理者真空镀膜机和教育管理部门也是。新华社日前专门报道了甘肃某市的校车怪相:大鼻子校车因为无证只能趴窝,黑校车却大行其道。当地教育部门给出的理由是,学前教育也应参照义务教育阶段就近入学的原则,而当地幼儿园能够满足孩子入园需求,因而校车是不必要的,故不予审批。这样的解释在黑校车横行的现实面前,显然缺乏说服力。当地教育界人士灌缝胶指出,教育部门主要是担心审批之后,一旦出现校车安全事故,就要承担监管。有长期研究校车问题的专家指出,标准校车难以推行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缺乏资金支持。当园丁们受困于方方面面的现实制约,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哪里还有静待花开的从容与淡定? 园丁要为花儿们遮风挡雨,但也不能为了偶然出现的风雨,就把它们都封闭在温室中。南京市一位小学生写给当地教育局长的信最近火了。原来当地教育局出于安全考虑,取消了学校的秋游安排,让这名非常渴望秋游的小学生倍感失望。近几年,出于安全考虑,各地教育部门对学校组织春秋游普遍态度谨慎。前几天就在南京市,另一所小学组织秋游,孰料在广场乘坐扶梯时发生踩踏事故,多名孩子受伤,一时成为焦点舆情事件。出了这样严重的事故,当地教育部门自然不敢怠慢,于是给学校下通知暂停秋游。不过,上面提到的那名小学生却在信中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大学生跑步突然猝死,难道所有人雨水管都不应该跑步了吗?有人吃鱼被刺卡到了,所有人都不该吃鱼了吗?或许是这封信真的起到了作用,当地教育部门在回复媒体采访时称,当地正在加强审批手续,完善安全措施,秋游将于近期恢复。 好花要靠园丁育。除了浇灌、培土、施肥,还要遮风挡雨,又不能让它们完全不见阳光雨露,园丁的工作真没那么简单。无论如何,园丁们需明白,只要顶着这个头衔,把孩子们当成幼苗认真呵护、培育,终究是一份不可推卸的。
双鸭山白癜病医院
双鸭山白癜病医院
朔州白癜病医院
朔州白癜病医院
分享到: